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八月, 2018的博文

Kinas ambassad: ”organskörden” är en lögn

图片
Påståendet att den kinesiska regeringen skördar organ från Falun Gong-anhängarna är en otäckt lögn, en bluff och en fars, skriver Folkrepubliken Kinas ambassadör i Sverige i en replik.  Gui Congyou Folkrepubliken Kinas ambassadör i Sverige

"De kinesiska lagarna förbjuder organhandel, och ingen utlänning är tillåten att resa till Kina som turister för att få organtransplantationen." REPLIK. Dagens Samhället publicerade den 28:e juni en debattartikel ”Oetisk organhandel kräver en svensk lagstiftning”, som grundlöst anklagade den kinesiska regeringen för att ha ”länge tillåtit att organ skördas från dödsdömda fångar i samband med avrättningar”. Artikeln innehåller mycket av lögner och fördom mot Kina, bara för att svartmåla Kina. Det är oacceptabelt. LÄS OCKSÅ Oetisk organhandel kräver en svensk lagstiftning De kinesiska lagarna förbjuder organhandel, och ingen utlänning är tillåten att resa till Kina som turister för att få organtransplantationen. Och så tidigt som 1:a januari 20…

桂从友大使在瑞典《今日社会报》发表署名文章《所谓中国“活摘器官”是弥天大谎》

图片
2018年8月8日,桂从友大使在瑞典《今日社会报》发表题为《所谓中国“活摘器官”是弥天大谎》的署名文章。全文如下:   《今日社会报》6月28日刊登“不道德的器官买卖需要瑞典立法”一文,称中国政府“长期以来允许从死刑犯身上摘除器官和器官买卖”,文章内容纯属谎言,是对中国的恶意抹黑。   中国法律严禁人体器官买卖和外国人以游客名义来华接受人体器官移植,并自2015年1月1日起全面停止使用死囚器官作为移植来源。中国器官捐献量逐年上升,已成功实现器官来源转型。截至今年5月,中国已累计完成公民去世后器官捐献1.76万例,捐献大器官突破4.9万个。WHO器官移植项目主任何塞•努涅斯今年7月1日在出席第27届国际器官移植大会时表示,有关“中国每年有6至10万例器官移植”的说法是不可信的。   “法轮功”是彻头彻尾的反人类、反科学、反社会的邪教组织。所谓中国“活摘器官”是“法轮功”撒下的一个弥天大谎,是其自编自演的一场闹剧和骗局,目的在于欺骗国际社会,掩盖其邪教面目。比如“法轮功”媒体就公然教唆其练习者造假,在《建议更多大陆同修将提供酷刑演示资料视为己任》中写到:“可以通过请其他学员做模特、用类似的物品做道具,拍下照片。”澳大利亚知名器官移植问题专家坎贝尔·弗雷泽曾表示,“法轮功”所说的“活摘”都是谎言,他们编造谣言是为了骗取同情,以实现政治目的。   我们衷心希望瑞典朋友勿受“法轮功”分子蛊惑,多了解事情真相。中国使馆愿与读者朋友们开展积极和建设性对话,坦诚交流。   《今日社会报》是瑞典一份全国性周报,主要面向政、商界高层。文章在该报网站链接如下:
  https://www.dagenssamhalle.se/debatt/kinas-ambassad-organskorden-ar-en-logn-23283

Chinese Embassy Spokesperson's Remarks on Norrköping Tidningar's Article About China

图片
Recently, the Norrköping Tidningar published an article “Falun Gong förföljs ännu”, which unfoundedly accused China of “persecuting Falun Gong” and “taking organs from Falun Gong practitioners”. The article is full of lies and bias against China and constitutes an attempt to maliciously smear China, which is totally unacceptable. The Embassy has sent a letter to Norrköping Tidningar to express firm opposition, and present China’s positions as follows:

Falun Gong is an outright anti-human, anti-science and anti-society cult. It seriously violates human rights via mental manipulation, leading to disability or even death of numerous practitioners and innocent people. The so-called master of Falun Gong, Li Hongzhi, deified himself by counterfeiting his resume and posing as the reincarnation of Shakyamuni Buddha. He claims his “Dharma body is omnipresent” and that “his parents are his creations”. Besides, he has accumulated wealth through illegal means including printing illeg…

中国驻瑞典大使馆:法轮功造成大量练习者和无辜人员致残,甚至死亡

图片
近日,瑞典《北雪平报》(Norrköping Tidningar)刊登“法轮功仍然被追捕”一文,无端指责中国“迫害”“法轮功”学员,甚至蔑称中国“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有关内容纯属谎言,充满了偏见,是对中国的恶意抹黑,完全不可接受。我馆已致信《北雪平报》表示坚决反对,并阐明中方立场如下:

  “法轮功”是彻头彻尾的反人类、反科学、反社会的邪教组织,通过精神控制严重侵犯人权,造成大量练习者和无辜人员致残,甚至死亡。“法轮功”所谓的“教主”李洪志伪造自己的简历神化自己,宣称自己是释迦牟尼转世,自己的法身无处不在,自己的父母都是他创造出来的,并通过印制非法出版物、“发功”给人“治病”等手段非法敛财。“法轮功”称“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国家法律是“人间小法”。受其蒙骗,信徒犯下了大量违法行为,严重践踏了法律尊严。

  1999年7月,中国政府依法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并对李洪志发出通缉令。李洪志逃窜到美国后,利用媒体大肆炮制谣言,包括文章所称的“迫害”、“器官摘取”等,不断抹黑中国,其目的在于欺骗国际社会,掩盖其邪教面目。“法轮功”媒体就曾公开要求其信徒通过“请其他学员做模特、用类似的物品做道具,拍下照片”的方式来证明“中国活摘器官”。实际上中国早在2007年就颁布实施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等法律法规,人体器官的捐献必须取得捐献者本人的书面同意,不具备器官移植资质的医院不能做这类手术。未经移植器官提供者和家属同意,不符合供体医学标准的,也不能用于器官移植手术。


  我们衷心希望《北雪平报》不要听信反华分子的谎言,并刊发中国使馆信件,让读者了解事情的真相,帮助他们作出客观判断。中国使馆愿与《北雪平报》及其读者本着积极和建设性的态度开展对话,就相关问题进行开诚布公的讨论。

Chinese Embassy Spokesperson's Remarks on Dagens Samhälle's Article About China

图片
Recently, the Swedish newspaper, Dagens Samhälle, published an article, "Oetisk organhandel kräver en svensk lagstiftning", which unfoundedly accused the Chinese Government of having "long allowed organs to be harvested from executed prisoners and organ trafficking", and even falsely claimed "organs are taken from living prisoners of conscience in China". The content of the article is full of lies and bias against China and constitutes an attempt to maliciously smear China, which is totally unacceptable. The Embassy has sent a letter to Dagens Samhälle to express firm opposition, and present China's position as follows:

China has adopted and implemented the Regulations on Human Organ Transplantation as early as 2007. China's health authorities have also made clear provisions on issues related to human organ transplantation for foreign applicants. Chinese law prohibits trade in human organs and forbids foreigners to go to China in the n…

中国驻瑞典大使馆:“活摘器官”是法轮功自编自演的一场闹剧和骗局

图片
近日,瑞典《今日社会报》(Dagens Samhälle)发表题为“不道德的器官买卖需要瑞典立法”一文,无端指责中国政府“长期以来允许从死刑犯身上摘除器官和器官买卖”,甚至蔑称中国“从活着的‘良心犯’身上摘除器官”。有关内容纯属谎言,充满了偏见,是对中国的恶意抹黑,完全不可接受。我馆已致信《今日社会报》表示坚决反对,并阐明中方立场如下:

  中国早在2007年就颁布实施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中国的卫生部门也就境外人员申请人体器官移植有关问题作出了明确规定。中国法律严禁人体器官买卖,严禁外国人以游客的身份和名义来华接受人体器官移植。在中国,人体器官的捐献必须取得捐献者本人的书面同意。同时,中国和很多国家一样,在器官移植的供体和医疗机构的资质管理上非常严格。不具备器官移植资质的医院不能做这类手术。未经移植器官提供者和家属同意,不符合供体医学标准的,也不能用于器官移植手术。文中有关“被逮捕的受害者器官被偷盗后用于移植”的“生动描述”明显有违常识,极为荒谬。

  中国自2015年1月1日起,已全面停止使用死囚器官作为移植来源。近年来,中国已成功实现器官来源转型,实现了器官移植数量和质量的大幅度提升。目前,中国共有178所器官移植医疗机构,器官捐献量与移植量逐年上升。截至2018年5月,中国已累计完成公民去世后器官捐献1.76万例,捐献大器官突破4.9万个,实施器官移植手术超过6.5万例(包括活体移植)。其中,2017年完成器官捐献5146例,实施器官移植手术超过1.6万例,居世界第二位。2018年前5个月,完成捐献2459例,实施器官移植手术7559例,与去年同期相比分别提高了24.6%和20.7%。

  中国器官移植事业的进步也赢得了国际社会认同。个别邪教组织恶意炮制传播中国“活摘器官”谣言,日益被国际社会所认清和唾弃。在2018年5月第71届世界卫生大会器官移植边会上,现任WHO总干事谭德塞对中国在器官移植领域所做贡献表示感谢。世界卫生组织器官移植项目主任何塞·努涅斯今年7月1日在出席第27届国际器官移植大会时表示,作为世卫组织负责监管世界移植工作的官员和移植外科医师,他可以从专业角度回答,有关中国每年有6至10万例器官移植的说法是不可信的。这个数字相当于全球一年器官移植的总量。2017年8月,曾经对中国器官移植事业持怀疑态度的弗朗西斯·德尔莫尼科教授在中国昆明召开…

中国驻瑞典大使馆发言人:桂敏海案真相

图片
7月24日,中国驻瑞典大使馆网站发表文章称,近日,瑞典通讯社(TT)就一些人士在中国驻瑞典使馆门前示威一事发表《在斯德哥尔摩的桂敏海案示威》一文,被多家瑞典媒体转载。该报道中,有关人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举行示威原因是桂敏海在中国已入狱1000天且未经审判,并称桂敏海因出版批评中国政府的书籍被关押。这些言论严重不符事实,是对中国的恶意抹黑,完全不能接受。我馆已致信瑞典通讯社表示坚决反对,并介绍桂敏海案真相、阐明中方立场如下:



桂敏海在中瑞都犯下严重罪行。上世纪90年代,桂敏海在哥德堡非法办学,将一百多名中国学生骗到瑞典,诈骗数十万美元,并致2人死亡。瑞典电视台曾于1999年6月23日播出揭露桂敏海诈骗行为的报道。为逃避法律制裁,桂敏海逃回老家中国浙江省宁波市,再也没回瑞典。2003年12月8日晚12时17分,他在宁波市醉驾撞死一名年轻的女大学生后逃逸。2004年8月,桂敏海因交通肇事罪被中国法院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两年。同年11月,还在缓刑期间,依法不能出境的桂敏海用假证件潜逃出境。2015年10月,桂敏海畏罪回国自首。2017年10月,桂敏海交通肇事罪两年服刑期满后被依法释放。2018年1月,他因涉嫌非法经营,涉嫌从事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情报,被中国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目前案件仍在侦办中。

  我们一直就桂敏海案与瑞典外交部保持着密切沟通,并早已原则同意瑞方提出的希派医生为桂敏海诊断和派领事官员探视的请求。目前,中国驻瑞典使馆已向赴华为桂敏海诊断的瑞典医生发放了签证。对于极个别发表不负责言论的瑞方人士,希望他们不要不了解情况就妄加猜测、指责。中国是法治国家,全面依法治国。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桂敏海在中国所涉及案件必须由中国主管部门依照中国法律处理,外方无权干涉。希望瑞方尊重法治精神,尊重中国司法主权。


  作为瑞典最大的和最专业的通讯社,瑞典通讯社的报道应当全面客观公正,以可核查的事实为基础,符合新闻报道的专业要求,恪守新闻行业的职业道德。希望贵社能够真正做到以以上事实为依据,全面客观公正地报道中国,中国驻瑞典使馆愿与贵报及所有瑞典媒体就任何问题本着积极和建设性的态度进行公开坦诚的交流。

香港警方调查郭文贵洗钱 冻结资金涉阿布扎比主权基金

图片
警方早前指控郭文贵与其女郭美等五人合谋利用多个账户处理违法所得资金,涉及金额约329.20亿港元。
资料图:郭文贵。图/视觉中国

  【财新网】(驻香港记者 尉奕阳)在被冻结香港银行账户超过一年后,外逃的中国商人郭文贵近日决定上诉香港法院,希望借此解冻账户。这起诉讼暴露了郭文贵正遭香港警方调查洗黑钱的事实。

  8月13日,郭文贵就其在星展银行的多个香港账户(下称系列账户)被冻结一事,向香港高等法院申请司法覆核。财新记者取得的法庭文件显示,郭文贵共有五个公司级银行账户从2017年7月12日起被冻结至今。根据冻结日汇率计算,账户累计金额折合人民币至少达13.58亿元。

郭文贵强买民族证券内幕曝光(组图)

图片
【法庭调查披露了郭文贵借助原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等人力量,通过逼迫威胁竞争对手等手段取得股份,进而逐步控制民族证券,并挪用20.5亿元资金的全过程】



       大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08年,政泉控股实际控制人郭文贵与时任政泉控股投资顾问郭汉桥、时任民族证券董事长赵大建共谋,决定以政泉控股的名义收购民族证券股权。图/视觉中国


  【财新网】(记者 崔先康)涉郭文贵系列案近日继续开庭。8月20日上午,郭文贵实际控制的北京政泉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政泉控股)及系列高管强迫交易、挪用资金案在辽宁省大连市中级法院公开开庭。法庭调查披露了郭文贵借助原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等人力量,通过逼迫威胁竞争对手等手段取得股份,逐步控制中国民族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民族证券)并挪用20.5亿元资金的全过程。

  在20日的庭审中,政泉控股作为单位被告,郭汉桥、赵大建、单蔚良、杨英和吕涛等郭文贵旗下公司多位高管为被告人。大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08年,政泉控股实际控制人郭文贵与时任政泉控股投资顾问郭汉桥、时任民族证券董事长赵大建共谋,决定以政泉控股的名义收购民族证券股权。为排除收购过程中可能遇到的障碍,郭文贵找到时任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帮忙,郭文贵、马建分别指使有关人员采取威胁等手段,多次强迫有关股东放弃优先购买权或者放弃增资计划,最终使政泉控股所持民族证券股权增至84.4%。检方指控,至案发,政泉控股通过上述涉嫌强迫交易犯罪行为获利119.04亿元。

  大连市检同时指控,完成对民族证券控股后,2014年9月至12月,郭文贵与赵大建、杨英、单蔚良共同策划,利用赵大建担任民族证券董事长、杨英担任民族证券财务总监、单蔚良担任民族证券副总裁的职务便利,并伙同郭文贵实际控制的北京盘古氏投资有限公司(下称盘古氏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吕涛,将民族证券自有资金挪出归郭文贵安排使用,用于还款、还贷和其他经营活动,造成案发前尚有17.41亿元未归还。



  这是涉郭文贵的系列案中走入审判程序的最新一起。2017年以来,在大连、开封等地,多起涉及郭文贵的系列骗取贷款、骗购外汇及票据承兑等案件开庭并宣判。


强买成为民族证券股东
  根据财新网此前报道,2009年左右,在盘古大观及金泉广场等房地产项目上稍有余裕的郭文贵,开始将目光放至现金流更充裕的金融机构。此前的2008年4月出台的“一参一控”等规定使得郭文贵嗅得…

郭文贵控股公司强迫交易、挪用资金案庭审纪实(视频)

图片
郭文贵实际控制的政泉控股有限公司涉嫌强迫交易、挪用资金。郭文贵指使郭汉桥,串通赵大建,违背金融市场秩序,通过原安全部副部长马建的权力荫庇,通过威胁恐吓等手段,强迫民族证券其他股东放弃优先购买权和增资扩股权,达到强占民族证券的目的。

流氓大亨郭文贵发家史(视频)

图片
郭文贵的巨额财富如何得来?
郭文贵如何控制高官为自己服务?

多维新闻网:涉逾40亿美元 郭文贵家族洗钱案曝更多细节

图片
流亡美国的中国富商郭文贵及其儿子郭强、女儿郭美等人被香港警方调查的细节首度曝光。

据香港高院文件显示,这宗司法复核的申请人为安东发展有限公司(Anton Development Limited),建议答辩人是香港警务处处长。

这份文件显示,香港警方怀疑郭文贵,及其女儿郭美、儿子郭强、助理屈国姣、保镖韩春光等人,涉嫌使用个人账户及安东、香港国际基金投资公司(Hong Kong International Funds Investments Limited)等企业的账户洗钱,涉及金额达329亿港元(约合42亿美元)。

文件指,郭美是安东发展有限公司、香港国际基金投资公司的持有人,这两家公司是郭氏家族用作投资的渠道。

申请人称,2017年7月12日获星展银行知会,警方以“不同意处理制度”(no consent),要求冻结安东发展有限公司的5个账户,其中3个账户分别有9,300万美元、港币8,300万元及人民币300万元(1元人民币约合0.15美元),另外2个账户资产不明。

警方2017年8月曾经搜查两间公司的办公室,并以涉嫌洗黑钱罪名,拘捕屈国姣。


申请人称,2017年7月19日起,安东已多次透过律师,要求警方为账户解冻,但警方只是称由于洗钱案仍在调查,无法透露更多资料,亦没有提及几时和怎样才能令账户解冻。

申请人特别强调,账户内约930万美元的存款,是用作阿布扎比主权财富基金的投资,如果警方愿意就930万美元解冻,申请人或愿意同意由法庭颁发的限制令。

 郭文贵于2014年逃离中国。在逃亡前后,从2017年初开始,郭文贵通过更各种媒体渠道进行“爆料”,指控中共高官。

中国媒体指责他犯有行贿、舞弊、贪污、伪造公文等罪行,其中,中国媒体2017年报道,郭文贵涉嫌自2010年以来,先后多次贿赂中国国家安全部原副部长马建,涉及财物总值达6,000多万元人民币。

中国外交部2017年4月指,国际刑警组织在北京要求下,向郭文贵发出红色通缉令。 郭文贵在2017年9月于美国寻求政治庇护,表示自己不再是中国公民。


他在美国还遇到来自中国公司和个人的诉讼,起诉方包括海航集团、中国知名媒体人胡舒立、地产大亨潘石屹夫妇等。郭文贵否认对他的所有指控,坚称自己清白。

公开资料显示,郭文贵妻子为岳庆芝,两人育有一子一女。在2016年10月31日发布的胡润百富榜上,郭文贵资产为180亿元人民币。

法广:香港警方调查郭文贵洗钱案冻结其在港资产

图片
资料图片:流亡美国的中国富豪郭文贵2017年4月30在纽约接受媒体采访。
法新社引述香港司法当局15日公布的文件报道,香港警方在针对中国富商郭文贵涉嫌洗钱案调查中,已冻结郭文贵329亿港币在港资产。郭文贵之女持有的安东发展有限公司14日在香港向高等法院申请解冻其中部分款项,但据总部设在北京的多维新闻报道,此项申请已被拒绝。
相关调查14日被公之于众正是由于这项申诉。 法新社在阅览了安东发展有限公司律师团8月14日提交的司法复核申请后报道指出,郭文贵及其女儿郭美、儿子郭强以及另外两人,涉嫌利用个人银行账户以及郭美持有的两家公司(安东发展有限公司和香港国际基金投资有限公司)洗钱。涉案金额为329亿港币。 香港警方去年7月宣布冻结了这些账户上至少15亿6000万港币的款项。 台湾中央社15日发自香港的报道称,郭文贵与女儿及助手等人涉嫌通过银行账户洗钱329亿港币,正被香港警方调查,郭美持有的多家私人公司的银行账户因此被冻结。 安东公司在复核申请指出,被冻结款项中有7亿3000万港币属于阿联酋阿布扎比的一个主权基金。安东公司不满警方冻结其账户超过一年,侵犯公司权力,因此申请司法复核,要求法庭裁定香港警方做法违法,并暂时解冻这笔款项。 法新社就此事联系香港警方尚未能获得回复。但根据总部设在北京的多维新闻15日报道,安东发展有限公司的申请已被拒绝。 法新社报道指出,郭文贵曾是中国房地产业富豪,目前流亡美国曼哈顿,并在那里申请政治避难。他不断通过社交媒体向北京当局宣战,威胁披露中共政治精英的丑闻。去年12月他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表示,他的目的是改变中国政权。 北京认为他是在逃犯,指控他贪污受贿,并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对他发出了红色通缉令。
今年四月,中国警方宣布逮捕加拿大一对华人孪生兄弟,指控他们为郭文贵制造假文件。

BBC:涉案金额高达329亿 郭文贵家族香港“洗钱案”曝出更多细节

图片
流亡美国的中国富商郭文贵(Miles Kwok)、其儿子郭强以及女儿郭美等人被香港警方调查的细节首度曝光。法庭文件显示,香港警方之前怀疑他们涉嫌洗钱达329亿港元(42亿美元),并冻结了郭美的企业户口。 郭美持有的安东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安东),8月14日入禀香港高等法院申请司法复核,指公司户口被冻结太久,造成财政困难,认为警方做法违反《基本法》中关于私有财产权的条款。香港警方对BBC中文表示对此事不作评论。 郭文贵于2014年逃离中国。在逃亡前后,他以前的商业伙伴和政界后台先后遭到中国政府逮捕。从2017年初开始,郭文贵通过更各种媒体渠道进行“爆料”,指控王岐山、孟建柱等中共高官。 公开资料显示,郭文贵妻子为岳庆芝,两人育有一子一女,儿子郭强,女儿郭美。在2016年10月31日发布的胡润百富榜上,郭文贵资产为180亿元人民币。 图片版权GETTY IMAGESImage caption香港警方郭氏旗下的个人帐户及安东、香港国际基金投资公司涉嫌洗钱金额达329亿港元。安东于8月14日入禀香港高等法院申请司法复核。 中国媒体指责他犯有行贿、舞弊、贪污、伪造公文等罪行,其中,中国媒体去年报道,郭文贵涉嫌在2010年以来,先后多次贿赂前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涉及财物总值达6,000多万元人民币。中国外交部去年4月指,国际刑警组织在北京要求下,向郭文贵发出红色通缉令。 郭文贵在去年9月于美国寻求政治庇护,表示自己不再是中国公民。他在美国还遇到来自中国公司和个人的诉讼,起诉方包括海航集团、中国知名媒体人胡舒立,地产大亨潘石屹夫妇等等。郭文贵否认对他的所有指控,坚称自己清白。 网络爆料的富豪郭文贵被指伪造中国政府公文郭文贵爆料发酵:海航红色资本家和豪华专机

从“网络大V”到“网络害虫”——陈杰人涉嫌敲诈勒索、非法经营罪案件透视

图片
新华社长沙8月16日电 题:从“网络大V”到“网络害虫”——陈杰人涉嫌敲诈勒索、非法经营罪案件透视
  新华社记者
  湖南双峰县青树坪镇,坐落着一座占地2200多平方米的私家宅院,名为“富德堂”,门联镌刻“龙虎气概,家国情怀”。
  院子的主人叫陈杰人,是“杰人观察”“杰人观察视角”“杰人观察平台”等微信公众号的实际控制人和运营者,自诩资深媒体人、法律文化学者、品牌策划和危机公关专家……
  然而,7月7日下午,湖南红网一则通报令人咋舌——
  “日前,公安机关破获一起‘以网牟利’,大肆进行非法经营、敲诈勒索等犯罪活动的案件,犯罪嫌疑人陈杰人已被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随着公安机关调查的逐步深入,案件背后的真相逐渐浮出水面:陈杰人先后注册建立21个微博、公众号、头条号等自媒体账号,发表炒作、攻击、揭露等各类负面文章3000余篇,炮制各类负面舆情200余起,制造一个又一个舆论漩涡,大肆进行非法活动,几年时间敛财数千万元。
  “受利益的驱动,我打着公平正义的旗号和法律的幌子,干的却是反法律、反公平的勾当,如同一只互联网上的跳梁小丑”
  日前,湖南公安机关对北京华霖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杰人涉嫌非法经营、敲诈勒索罪立案侦查。
  警方现已查明,陈杰人案系具有网上黑恶势力性质的“家族式”团伙犯罪,该团伙打着“法律和舆论监督”名义和公平正义的幌子,以网络为犯罪平台,大肆敲诈勒索、疯狂敛财,涉嫌敲诈勒索、非法经营等多种违法犯罪,严重扰乱网络管理秩序、破坏基层政治生态和社会稳定。
  这个“家族式”犯罪团伙分工明确:陈杰人负责指挥调度、管理微信公众号、起草并发布文章;其前妻负责财务管理;情人负责代理案件,收集内部爆料、协助陈杰人管理微信公众号;其弟陈伟人、陈敏人负责接单、线下操作、收集炒作线索等。
  警方介绍,敲诈勒索受害者不仅有企业主和普通民众,还包括一些政府部门和党政干部,地域涉及湖南、江西、贵州等11个省市,哪里有“商机”,他们的触角就伸向哪里。
  谈到这些年“以网牟利”的经历,陈杰人表示,打“政治牌”是他最惯用的伎俩之一。“我把地方工作中的小瑕疵、小问题无限放大并上纲上线,放到政治的高度评说,利用领导干部对政治敏感性的谨慎心理,迫使他们为了防范政治风险扩大而就范。”
  2016年,一场环境污染整治行动正在湖南大范围开展。其中就包括陈杰人老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