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名加拿大公民在中国被审查:涉嫌危害国家安全

图片
这两条消息在中国互联网火了。
加拿大公民迈克尔被辽宁省丹东市被抓
据东北新闻网2018年12月13日报道,记者从有关部门获悉,加拿大公民迈克尔,英文名:Spavor Michael Peter Todd,因涉嫌从事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活动,于2018年12月10日,被辽宁省丹东市国家安全局依法审查。目前,案件正在审理中。

 另据环球网消息,迈克尔的公司此前刚刚将一些游客和冰球运动员送往朝鲜。他本人也因帮助前NBA球星罗德曼访问朝鲜而闻名。


康明凯
加拿大公民康明凯在北京市被抓
据12日晚间新京报报道:加拿大公民康明凯,英文名:Michael John Kovrig,因涉嫌从事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活动,于2018年12月10日,被北京市国家安全局依法审查。目前,案件正在审理中。


在12日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针对有报道称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凯近日被中国政府拘留一事,发言人陆慷连答20问。
陆慷表示,对于上述报道提及的事情目前没有相关的情况可以提供。如果有这样的事情,也请你放心,中国相关部门肯定会依法依规来处理。
陆慷还表示:“据我了解,康明凯供职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在中国并没有备案。那么,如果没有备案的话,它的人员在中国从事活动,就已经违反了去年刚刚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
另据《环球邮报》:据两名熟悉迈克尔·斯帕弗(Michael Spavor)和康明凯的人士透露,斯帕弗和康明凯二人彼此认识。而据另一位了解斯帕弗的人士透露,斯帕弗原计划于本周旅行到首尔,但他最终并未到达那里。

福布斯:美国政府可耻地迫害中国华为,只因华为太成功

图片
这是福布斯的一篇评论文章,题目叫做《美国政府可耻地迫害中国华为,只因华为太成功》,写得很有意思,大家一起看看,下面是文章的中文翻译。 众所周知,在美国当局的要求下,加拿大警方上周逮捕了华为CFO孟晚舟。加拿大遵从美国要求,而这件事本身就令人惊恐。金融评论员扎哈里·卡拉贝尔(Zachary Karabell)认为此次逮捕事件“就像是中国在逮捕乔布斯的女儿,如果她有在帮忙运营苹果的话”。 因此,虽然特朗普政府官员声称特朗普总统此前对逮捕行动并不知情,彼时他正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共进晚餐。不开玩笑,特朗普当然知情,或者很快就知情了。这次逮捕事件太过离奇,非常不合常理,特朗普必然知晓此事。 这次逮捕事件堪称荒谬,特朗普和其领导的政府无异于在玩火。市场也反映了这一真理。贸易保护主义本身就是愚蠢的,违背了美国劳动者和企业的利益。贸易保护主义加上在他国逮捕杰出商业领袖的行为是非常危险的。就像卡拉贝尔所说的,考虑到当前白宫主人的所作所为,可以想象成重要的美国商业人物(如苹果的蒂姆·库克)在中国被捕。特朗普政府已经越界,没错,此事就应该怪罪特朗普政府。如果经过没有最高权力的批准,这种事情不可能发生。 对于特朗普政府提出的要求,共和党人的反应同样恶劣。平常可靠的内布拉斯加州参议员本·萨斯(Ben Sasse)对《纽约时报》说:“美国感谢我们的伙伴加拿大逮捕了中国电信巨头的首席财务官,因其违反了美国对伊朗的制裁。”佛罗里达州参议员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也愤起表态,要立法禁止中国电信公司在美国运营。卢比奥的提议会摧毁基础经济,稍后我会进一步述说。 目前,我们不仅仅是要关注美国当局声称的华为违反美国制裁,向古巴、伊朗、苏丹和叙利亚等制裁国家销售含有美国部件的通信设备。此事激怒了美国的部分政治阶层,同时也深刻地提醒了美国这一阶层对经济的理解是多么微观。 简单来说,美国企业和“古巴、伊朗、苏丹和叙利亚”一直有贸易。他们通过中间商来进行交易。为了更好地理解此事,我们先来回看20世纪70年代阿拉伯国家对美国“施加”的石油贸易禁令,而这一禁令实际并无任何威慑力。历史书籍告诉我们,阿拉伯国家因此停止向美国销售石油,但这并不是事实。通过没有贸易限制的国家的生产商,“阿拉伯石油”仍旧源源不断地流入美国。 以上可以帮助我们理解美国的贸易管制。贸易管制实际毫无意义。只要美国企业还在生产,只要刚…

华盛顿邮报:刑诉华为CFO阻遏中国的做法很弱智

《华盛顿邮报》8日文章分析如下:
1)逮捕任正非女儿跟逮捕乔布斯女儿一样是阴险而愚蠢的政治错误;
2)任何违规,美国政府都可以选择追究与不追究;
3)三星、爱立信都是伊朗的主要电信供应商,美国单挑华为说事,意识形态因素明显;
4)美国最高法院的精神是反对美国法在境外执行;
5) 逮捕华为CFO起不到实际遏制华为的效果,反而被视为试图给中国施压的粗鲁蛮动,并给美国企业带来被中国报复的风险。美国人民希望在中美竞争中获胜,但不是通过这种低级的手段。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outlook/2018/12/08/prosecuting-chinese-huawei-executive-is-an-idiotic-way-hold-china-check/?utm_term=.5901c6782745​​​

The Feds Shamefully Persecute China's Huawei For Being Too Successful

图片
Warsaw, Poland - October 07,2018: Smartphone Huawei P20 Pro in blue colour.GETTY As is well-known now, American authorities asked Canadian officials to arrest Huawei CFO Meng Wanzhou last week. The Canadians complied, and that on its own should have readers a bit terrified. Financial commentator Zachary Karabell observed that the arrest was “somewhat like the Chinese arresting the daughter of Steve Jobs if she had helped run Apple.” So while officials in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 claim President Trump was unaware of the pending arrest when he had dinner recently with Chinese President Xi Jinping, let’s be serious. Of course Trump knew, or was soon to know. He would have had to know simply because the arrest itself was so outlandish, and so outside any reasonable norms. And since the arrest was more than outre, it’s useful to state emphatically that Trump and the Administration he leads is playing with serious fire. Markets reflect this previous truth. Protectionism on its own is boneh…

中国存活艾滋病感染者85.0万 每年新增8万例

图片
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11月23日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中国艾滋病防治进展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疾控局副局长王斌介绍说,据中国疾控中心、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世界卫生组织联合评估,截至2018年底,中国估计存活艾滋病感染者约125万。截至2018年9月底,全国报告存活感染者85.0万,死亡26.2万例。估计新发感染者每年8万例左右。全人群感染率约为9.0/万,参照国际标准,与其他国家相比,我国艾滋病疫情处于低流行水平,但疫情分布不平衡。性传播是主要传播途径,2017年报告感染者中经异性传播占比为69.6%,男性同性传播为25.5%。

当前,性传播作为我国艾滋病主要传播途径,波及范围广泛,影响因素复杂多样,防治形势依然严峻,防治任务更加艰巨。

记者从发布会上获悉,2017年全国高校新增艾滋病感染者3077例,其中81.8%经同性性行为传播感染。此外,老年艾滋感染人数上升明显,近5年间翻倍。

中国疾控中心艾防中心主任、研究员韩孟杰介绍说,学生对艾滋病知晓率高,但防护意识很差。据其调查,高校有过性经历的学生安全套使用率不到40%,而且大学生处于性活跃期,容易受外界影响,发生不安全性行为,所以青年学生感染风险依然存在。

目前,全国有11个省的52所高校设立了艾滋病检测试剂自动售卖机,供学生购买艾滋病诊断试剂自行检测。自动售卖机里面可以自行购买诊断试剂,采取尿液以后,可以把尿液送到尿液回收器里,有专业机构进行检测,他可以通过网络和手机获得自己的检测结果。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老年人特别是60岁以上男性人群感染艾滋病的病例报告数增加明显。据韩孟杰介绍,该数据已经从2012年的8391例升至2017年的19815例,上升比较明显。

他分析说,部分老年人艾滋病防治知识缺乏,还有老年人了解艾滋病但认为艾滋病潜伏期很长,觉得无所谓,甚至有老年人认为艾滋病有药物维持,对疾控部门的干预措施接受度不高。

江泽民在中共党内地位坚如磐石 有图为证

图片

班农与郭文贵联手能整出点啥?

图片
流亡美国、并遭到国际刑警组织通缉的郭文贵与白宫前首席战略师斯蒂芬·班农星期二联手上演闹剧,他们在纽约开了一个冗长的新闻发布会,宣称郭文贵将出资1亿美元成立一个所谓“法治基金”,要调查中国商界高管、政治人士及其他公众人物的死亡或失踪,班农表示自愿出任该基金名誉主席。 他们重点举了海航前董事长王健在法国意外跌落重伤致死的例子,宣称他的死是一个“黑幕”。班农甚至将王健之死与沙特记者卡舒吉之死以及俄罗斯公民在伦敦遭毒害事件相提并论。 必须指出,郭文贵以毫无底线的撒谎著称,他的信用无论在中国人当中还是在西方媒体中实际上都已破产。他2017年曾有一段时间疯狂造谣,宣称自己有多少“猛料”,但他或者用一些含混其词的指控代替具体指控,或者抛出的具体指控被很快证明是编造的。 班农也是美国卖弄政治观点很极端的一个人物。他一度进入白宫,成为最靠近总统的人,炙手可热,但又很快被逐出白宫。他跌宕的政治经历以及他极其激进的那些主张是否还在影响白宫成了一个谜,而他似乎很享受这种神秘,并以此增加自己抛头露面的分量。 这样的两个人物凑到一起,大概只能搞出一个花钱赚吆喝的荒诞秀。 如果王健之死是个“黑幕”,法国警方是吃干饭的吗?还轮得着郭文贵去当福尔摩斯?郭文贵声称他的调查人员已经6次去了王健在普罗旺斯的坠落处,他们怎么没有搜集到推翻法国警方“意外跌落”结论的证据呢?是他派去的那些人太蠢了,还是他本人的臆想症太歇斯底里了呢? 郭文贵说到底就是太恐惧了,担心自己有一天会被遣返回中国,还总是臆想自己有可能“被中国特工干掉”。他的表现就是要不停地发声,受不了不被关注。处于惊恐中的人,有不少心理会是这样。 西方人原本不会搭理他了,因为上他的当太多了。然而一些西方媒体还不时看他几眼,有两个原因。 一是这种注意力是郭文贵用钱硬砸出来的。像他这次宣称花1亿美元成立所谓“法治基金”,又请来班农做名誉主席,这些钱扔到地上总能砸出个响。这样的响声让惶恐不安的郭文贵感受到安慰。 二是郭文贵总是用恶毒的语言编造耸动的故事攻击中国体制,虽然是假的,但以所谓“客观报道”的方式传播一下这样的谣言,黑中国一把,还不用担责,合一些西方媒体的胃口。 中国法治建设处在强劲的进行时,针对司法的舆论监督十分活跃,法官办案质量实行终身责任制,全面依法治国已是中国的战略性实践,国家为此不知投入了多少资源。郭文贵声称要用1亿美元追踪冤案,这真是天大的笑话。 郭文贵对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