卸任后的胡锦涛 回到泰州如刀扎

走在路上没人注意时,

他才流下了一发不可收拾的眼泪
发誓不再回这个让他想起来就心痛的地方。
从此他将自己的籍贯从江苏改成了安徽


 主席是这样练出来的




  刚刚卸任不久的前中共boss胡哥,继去贵州旧地重游、回江苏故地寻根外,月前又到广西一行。胡哥在桂林曾有感而发的说,现在最想能清静平静下来。他称全退以后心情仍是很沉重,难以平静,更会失眠,甚至想在山水甲天下的桂林定居下来。 
  据胡哥身边的人说,「他的内心很苦,卸任后不但失眠,而且经常焦躁不安。
  回母校眼角湿润──「胡哥原来是个很本份很老实的孩子」 
  2012年12月1日,于半个月前卸任的胡哥到自己想去的地方转一转,在贵州,胡哥先后到过遵义、毕节、贵阳的农村、企业和社区。 
 
 胡哥去了毕节。毕节是胡哥的一个牵挂。1985年,胡哥担任贵州省委书记不久,就到贵州自然条件最恶劣的毕节考察。离开贵州后,胡哥2005年春节期间也曾回到毕节。10年离任后再去毕节,那里原来怎么穷现在还怎么穷。但是当地领导们还是安排了「夹道欢迎」。 
  2012年12月27日,胡哥回到阔别34年的故乡江苏泰州。胡哥生在泰州,在那里读完了小学、中学。 
  胡哥回家那天,泰州下起了入冬第一场雪。在泰州期间,胡哥回到了母校泰州中学。参观校史馆时,胡哥看到展厅内自己当年所在的1959届高三(4)班照片时,他笑着问夫人刘嫂:「还认得出是我吗?」 
胡哥回家那天,泰州下起了入冬第一场雪。在泰州期间,胡哥回到了母校泰州中学。参观校史馆时,胡哥看到展厅内自己当年所在的1959届高三(4)班照片时,他笑着问夫人刘嫂:「还认得出是我吗?」 
  在胡哥当国家boss后,2005年有一位在温哥华胡哥下榻酒店门口旁观的老者说:「我儿子和胡哥是同学,一个班。在学校的时候,胡哥是个很本份很老实的孩子,……他有时也会到我家来,我知道他。」 
  回到自己当年读书的教室时,胡哥激动地在自己当年坐过的座位上留影。在教学楼西侧的空地上,胡哥栽下了一棵银杏树留作纪念,并邀请夫人一起浇水。胡哥在校内活动时,在校门附近迎候的师生代表欢呼声此起彼伏。校长蒋建华看到「胡哥眼眶湿润了起来」。 
  
30多年没有回来的伤心地让胡哥不能不百感交集。 
  胡哥不能忘记的历史 
  大约在清朝末年,安徽绩溪的一户姓胡的人家搬迁到了江苏泰县上坝,在姜堰最热闹的坝口开了家茶叶店。后来茶叶店传到了胡静之(又名胡增钰)的手中,1945至1946年间,胡静之将「胡源茶叶店」开到了泰州当时最热闹的彩衣街上,生意很兴旺。 
  胡静之娶妻李文瑞,生下了3个孩子,长子就是胡哥,其后有两个妹妹。1949年,胡哥7岁时,母亲过世,胡静之一直没有再娶,而是将3个孩子送到妻子的舅母处抚养成人。胡哥在泰州的「大浦小学」毕业后,进入江苏省立泰州中学学习,并在18岁那年考入北京清华大学。 
  就在胡哥十几岁时,中共将私人企业收归「国有」。胡静之的茶叶店一夜之间也成了党的私有财产,其本人也成为了泰县供销社的一名职工。在文革中,胡哥父亲胡静之开罪了当地的造反派,被造反派诬告「贪污公款」,并且将其拉到台上进行批斗,还将他关了起来。胡静之被关的时候惨遭迫害,其身体一天天垮了下去。到文革结束后的1978年,只有50多岁的胡静之死不瞑目地离开了人世。 
 
 时年36岁左右的胡哥正在甘肃任职,是甘肃省建委设计管理处副处长。胡哥听到父亲去世的噩耗后,马上赶回了江苏泰县(现在叫泰州)。在安葬自己父亲前,胡哥找到泰县有关部门和当时的陆姓县长以及其父亲的单位领导们,请他们为自己死去的父亲平反,而给开一张盖棺定论的证明。当时有不少部门的副手已经答应为胡的父亲平反,并且这些人还劝胡在当时泰县最高档的「泰县饭店」摆两桌酒,请那些县领导们过去「喝喝酒、谈谈心」。双方讲定第二天中午撮一顿。 
  从前一天晚上胡哥就没睡踏实,琢磨话要怎么说。第二天中午,他决定咬咬牙花五十块钱(相当于现在的数千元人民币)在泰县饭店摆了两桌,想把父亲的问题彻底解决了。中午11点多他就去了,12点过去了,1点过去了,他孤零零的一会儿站一会儿坐,一会儿跑到门口看看,一会儿跑进厨房去向厨师们道歉,那种滋味真不好受。一直煎熬到下午两点愣没有一个人来赴宴!尴尬、焦虑使急到脸色发黄的胡哥几乎昏倒! 
  
到下午3点多的时候,县委办公室一主任赶来了,歉意地告诉说,县里和供销社的领导今天一直在开会,所以他们让他来向胡哥「打个招呼」。 
  给受冤枉的父亲平反本是个正当的事情,不但要出钱请客,还要受到如此奸损的冷遇,心上被再扎一刀的胡哥恭敬的向那位主任「道谢」(起码自己不用再等到晚上)。然后将饭店的所有厨房师傅以及其他职工喊到了一起,微笑的请他们帮忙将当时当地最高档的两桌酒菜吃了。那顿极其丰盛的酒菜咽下去就像咽无数个锋利的刀片,胡哥不知自己是怎么离开那里的。走在路上没人注意时,他才流下了一发不可收拾的眼泪,发誓不再回这个让他想起来就心痛的地方。从此他将自己的籍贯从江苏改成了安徽。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岳庆芝女士被郭文贵软禁在纽约(图)

盘点被郭文贵羞辱的七个难兄弟之五:李洪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