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洁夫:换头术荒唐可笑


  近日,哈尔滨医科大学任晓平团队与意大利原神经外科医生塞尔吉·卡纳韦罗一年前在两具遗体上进行“异体头身重建”的解剖学研究被媒体曝出,“换头术”引起了各界的广泛关注。对此,国家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理事长黄洁夫表示:我国目前绝对不允许在临床上投入头颅移植行为,“换头术”荒唐可笑。希望卫生计生部门对学校、相关伦理委员会进行追查。
  黄洁夫在昨天举行的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宣传工作会议上说,从技术层面上讲,头颅移植很难成功。按照塞尔吉·卡纳韦罗的理论,需要从人体的第五和第六颈椎的地方把头切断,然后与其他身体连接在一起。其中有两个是世界上难以逾越的技术:一个是颈部要与躯体的骨骼、肌肉、血管、神经、淋巴管天衣无缝地对接,并且要恢复到原状;另一个是人体免疫排斥反应,需要大量、多种的免疫抑制药物。从伦理学层面上讲,每个人都是独立存在的个体,具有特殊性。头颅移植指的是把头移植到躯体,还是躯体移植到头?一个正常的个体在头颅移植手术中被切掉头,如果手术失败了,应当判定为谋杀还是医疗事故?这些伦理问题仍然处于争议之中,没有得到全社会的认同。实验采用的遗体,是否征得家属同意?从医学道德层面上讲,医务工作者要遵守医学道德的准则,应当敬畏生命。在科学技术不断发展的时代,首先要考虑的应该是技术是否利于患者,利于人民群众;而不是在实验没有证据,科学没有依据,动物实验没有成功的前提下,以开创世界首例、全国首例为目的进行粗糙的实验。
  据悉,早在1954年,苏联科学家就开始在狗身上进行了头颅移植的实验,随后其他国家也进行了相关实验,但均未成功。黄洁夫表示,“我不反对科学研究,目前这个领域还在动物实验上探索认识。”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岳庆芝女士被郭文贵软禁在纽约(图)

盘点被郭文贵羞辱的七个难兄弟之五:李洪宽